第九百六十九章 走谁的路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    “三千年过去,你还没有忘掉!”

    世间第一人东皇道主听了琅琊阁主白悠然的话,眉头紧紧皱了起来,他慢慢向前走了过来,声音平静,却带了些无奈,道:“古人旧事,都已成了过去,为何独你仍放不下?如今已是一劫过去了,魔地肆虐三千年,总该到了清剿干净的时候,你却偏要在这时候做出这等选择,难道真就为了三千年前你父亲的仇怨,便不惜抛却一切,成为世间公敌?”

    听得东皇道主的话,场间所有人,皆是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在仙道众修眼里,琅琊阁向来是名声最好的盛地之一,那阁内无穷典藉,琅琊阁向来大方,不知有多少散修出身的修士受过琅琊阁的恩惠。而且在昆仑山参衍化解大劫一事,在与魔地和神族的大战里,琅琊阁也一直出力甚多,圣地之名,无愧于实。

    这也是之前无论是谁,都没有去怀疑过这位琅琊阁主的原因。

    甚至直到现在,很多修士都不明白这位德行兼备的琅琊阁主为何会有这番变化。

    只有一些老辈修士,还记得三千年前在琅琊阁前发生的旧事。

    还记得当时琅琊阁险些被彻底覆灭,而上一代琅琊阁主则被迫自裁谢罪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当时那位琅琊阁主的脑袋,便是如今的阁主亲自捧出来的。

    而当时率领了那诸多修士打上琅琊阁的,便是如今的东皇道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是为了私仇?”

    东皇道主的话,已是十分的诚恳,但出人意料的,琅琊阁主白悠然却忽然有些讥诮的抬起了头来看着他:“你以为我是忘不了父亲被你们逼死的事,所以才要来报复天下?”

    东皇道主沉默不语,但眉头紧紧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其他的修士,也皆是这般模样,有些不解琅琊阁主的话。

    除了报复天下,还能是什么?

    “我的父亲,和我的先生,都是不了起的人!”

    琅琊阁主白悠然忽然笑了起来,他已这般年迈,但这么一笑起来,却似乎还带了些小孩子对长辈的崇敬之意,甚至是有些自傲:“所以我也没有这么狭隘,对于我如今要做的事,我确实谋划了很久,隐忍了很久,足有三千年,但并不是为了要去报复什么人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扫过了东皇道主,也扫过了场间众修,与远处的无尽山河。

    “我要做的,不是报复这天下,恰是拯救这天下!”

    他很坦然的说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周围立时出现了无尽的讶然目光,每道目光,都浸满了深深的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们衍化出了玄天盏,你们要覆灭魔地,所以你们觉得已可以对抗大劫?”

    琅琊阁主白悠然则轻声开口,目光看向了东皇道主时,似乎带了些讥诮之意,声音也微微发沉:“别再自欺欺人了!”说着话时,他忽然抬起了手来,在他的手里,还握着那玄天盏,在他五指紧扣之下,玄天盏正嗡嗡作响,时时有丝丝缕缕的白光溢了出来,极是诡异。

    “你们炼出了这么一个破玩意儿,就大言不惭说自己已经化解了大劫?”

    琅琊阁主满目冷嘲,仿佛是在嘲笑整个天下:“大劫已存在无数年,多少能人异士都想化解大劫,但结果又如何?你们这么几个人躲在了昆仑山推衍千年,便定要说自己可以化解大劫?那你们把其他人又当成了什么?呵呵,我知道你们手里有我的先生从天外送来的仙道典藉,从那上面找到了许多灵感,只是……就连天外,都已经被魔息覆灭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所谓的化解之法,又值几个钱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东皇道主脸色忽然变得有些冷峻。

    同样脸色难看的,还有神族三大神王与诸位天元的仙尊高人。

    如今大部分的天元修士,只知道人间之事。

    他们只知道人间每三千年降临一次大劫,最多知道这大劫降临与神族有关。

    但他们这些人了解到的真相当然比旁人更多,他们早就已经从神族口中知道了真相!

    知道天元的大劫,不过是残破三十三天魔息散溢而来的一部分而已,真正的灾劫,没有坠落人间,或是说还没有坠落人间,真正的灾劫,天元一直都还没有正面碰上过……

    “这玄天盏我也了解!”

    琅琊阁主白悠然不论别人怎么讲,只是自己慢慢说了下去,扫了一眼手里的玄天盏,冷笑道:“不过是一件可以借魔息成长的母宝而已,你们以魔息养它,看起来可以化解魔息,甚至定住魔息,但只解其表,无化其源,魔息仍然在,只是化作了另一番模样存在而已,何必自欺欺人,就算你们能够用它来击溃魔地,难道还真能用它来真正的化解大劫?”

    “比起神族的大天罗旗,邪皇手里的饮血妖刀,此宝也没什么异处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得琅琊阁主的话,场间无数修士,皆像是被临头泼了一盆冷水。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