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五十八章 魔念四起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那些世家道统在大劫来临之际,自毁墙角,畏难趋安,在雪原之上筑下地宫,甚至抢夺魔边资源以肥自身,最终居然只是如此轻易便将一切消于无形,只是扔出几个替罪羊来,便将大事化小小事化无,他们凭什么做下了这等事情还能安然无恙?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我们为了这件事冒了这等大险,无数次险死还生,终于将这件有功于世间的事情解决,但却无人提到我们一句,没有褒奖与赞誉,没有相应的保护,甚至都没有人站在自己这边说一句话,明明做了对的事,反而要在这雪原上,受这无数蠢人的追杀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自己明明下过了苦功,明明自己在六道大考之中证明了自己的资格,偏偏这么多人入了昆仑山,唾手可得那无数造化,自己却一无所有,要到雪原上来苦熬风雪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自己已经足够坚定,历尽艰辛来到了这雪原之上,顶寒冒雪进入了第九道雪线之后,却发现这无生剑冢是空的,为什么那些修炼邪法之人,都可以一个个走出自己的路来,为什么自己只是坚定正邪分际,老天却偏要让自己走到这么一条没有希望的路上来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自从当年太岳城外,方原无意中得到了这一方来自妖域的血海魔印,便一直与它纠缠至今,不过这魔印虽然厉害,但还没有被足够的血祭力量唤醒,再加上方原向来都是道心坚定之人,所以也一直没有被它影响到,久而久之,方原甚至已经快要忘了这一方魔印的存在,但谁也没想到,于此雪原之上,求而不得,道心失守之际,这魔印居然又跳了出来作乱!

    声声低语,丝丝魔念,悄然而来,充斥于方原识海。

    而在这一霎,方原本就心间沮丧,被这魔意影响,更是加剧了内心里的那股子郁愤之意,使得他几乎就要彻底忘掉了一切,只是内心里,毕竟还有一丝执念,有着一丝犹豫。

    那就像是已然有了一个疯狂的念头,但在实施之时,还是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也因着他这一缕犹豫,伸向了白骨坛的手,便越来越慢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,你还在等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自己是在做对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在别人眼里你只是一个傻子,出力不讨好的疯子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些被你毁掉了避劫希望的世家,自然恨你,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,洗剑池也同样恨你,恨你害得他们仙威受损,邪剑修也同样恨你,恨你借了他们力量,却又戏耍了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仙盟,难道就真的感激你么?”

    “不,你真以为仙盟辩识天下,不知道这雪原上发生的事情吗?或许他们早就知道了,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,因为仙盟也只有让这些大世家,大道统安了心,有了比别人更多的生存机会,有了劫后角逐天下的可能,才可以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将更多资源拿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认为自己立了功,但实际上连仙盟也觉得你在多事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自己是在走正道吗?”

    “别人眼里哪会关心你走的什么路,他们只知道你是出身寒门,毫无背影关系的散修,用得着你时,你便有几分价值,不用你时,也不过弃如蔽履,你觉得自己很伟大,吃尽了苦头,仍守着正邪一线,但人家眼里,你却只不过是一个修行路断,前途尽毁的可怜虫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实力,惟有自身实力是真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诸般魔念升腾,方原的识海之内,已是血海翻腾,掀万丈血光。

    似乎看去,那万丈血光,居然都像是一个又一个的血人,纠缠在一处,挣扎呼号,直向着方原涌了过来,无尽的低微碎语在他耳边响起,有的愤怒,有的伤感,都像是方原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等声音,在识海里化作了可怖的力量,在拼命将方原扯入血海之中。

    这里面的很多问题,都是方原早就想过,也想明白了的一些事情,就像是仙盟对那些世家道统的处理,仙盟也只有这样做,因为大劫来临之际,这等丑事不可公开,否则定然会让天下修士寒心,在这需要聚拢天下人心的时候,必要的一些妥协,是不得不做的……

    可就算是明白又怎样?

    心里还是不痛快!

    心里不痛快,便出现了裂痕,这血海魔印,便有了可趁之机!

    “方原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而在外界,金寒雪呆呆的看着方原,早已不知所措,只能紧紧的握着方原的手。

    她这时候自然不知方原识海里发生的一切,只能看到,这时候的方原身上有血气笼罩,虽然随着自己说话的声音,那血气的增涨速度似乎停止了,但还是没有散去,而方原,则显得有些痛苦,似乎在竭尽了全力阻止着什么,又像是身陷泥潭之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