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七章 道理我懂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    在最后说出了那番话时,方原没有掩饰自己眼底那厌恶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确实不喜欢白山君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他从一开始就不相信白山君真个辨识不出自己那一颗丹药的优劣,他只是将四转丹炼成了五转,又不是直接炼了一颗神丹或是仙丹出来,像白山君这等人,都是成名已久的丹师,难道连一颗五转宝丹里,究竟成分如何,药性如何,都看不明白么?

    白山君质问自己为何炼出这等让人看不懂的丹来,却是曝露了他自己的心虚……

    就算是许执事等人,也只是觉得本是四转的太化上清丹考核里,居然出现了一颗五转丹,因此才觉得太过蹊跷,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加入了其他的灵药,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颗只有表相的伪丹,因此一时犹疑,不敢下定论而已,但这可不代表着他们看不明白此丹的品相!

    因此,白山君直接罢黜了自己的丹药,只有两个原因!

    要么是揣着明白当糊涂,要么就是他徒有虚名,空有大丹师之名,却无大丹师之能。

    无论哪种,方原都忍受不了他!

    甚至真个论起来,后者更是可恶,明明没有大丹师的本领,却凭着不知道什么方法混来了一个大丹师的称号,还要爬到主考的位置上去大言不惭,随意定人生死,这算什么?

    倘若不是方原有本事找到了赤水丹溪上院里来追究,那这是什么结果?

    他的丹道之门,就真个永远的关上了。

    所以方原很认真,并不打算放弃自己的追究。

    只不过,有些话,他也不便直接说出来,轻轻一点,告诉别人自己明白,就够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事,还要看赤水丹溪怎么处理!

    殿内殿外,又一时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那虬龙真人等几位大丹师,听了这话,没有立时开口,只是彼此之间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此事复杂,一言难断,他们便也没有立时发表意见,只是静观事变。

    “许南江,这一次丹道小考是由你前后打理,你对这件事怎么看的?”

    虬龙真人沉默了半晌,倒是转头看向了许执事,轻声一笑。

    许执事似乎也没想到虬龙真人会问自己,微微沉吟了一番,缓缓看向了白山君。

    “无论是大考小考,追求的总是丹道极致,这下院的方小友即便是将四转丹炼成了五转丹,也总还在考核范围之内,你身为赤水丹溪上院大丹师,至少也该有着炼制九转宝丹之能,那一粒紫丹,的确很罕见,就连我以及上院里的几位丹师,都不敢一言断定他的优劣,但再如何,它也不过是一粒五转宝丹罢了,是不是废丹,难道你真个看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说到了这里,目光微寒,盯住了白山君:“先前你说,只因此丹一眼看去,便是一粒残丹,因此便未多想,直接将他罢黜了,那我倒要认真的问你一句了,白老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许执事声音微沉,低声道:“你究竟是没有看出来,还是因为私心才罢黜了此丹?”

    大殿之内,瞬间沉默了下来,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许执事这一番话动了气,言辞激烈,却是直指人心,立时让白山君脸色极为难堪。

    若是承认了自己没看出来,便代表着自己这大丹师之名,其实是混来的。

    若是承认了有私心,便代表着自己犯了大错!

    自己,又该选哪个?

    谁也不知这件事真细究竟如何了,只见到白山君嘴唇颤抖,一头虚汗滚滚而落。

    迎着周围的目光,一时直觉得头脑晕眩,胸中一个劲的发闷,他一生最好颜面,如今却被人用这般目光看着,倒像是自己被扒光了曝露于众人面前,忽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周围人见了,立时离得他远了几分,只是皱着眉头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而许执事扫了他一眼,便冷冷道:你既身为丹道之师,却一己之私,犯此大错,赤水丹溪留不下你了,将上院符令交出来,自己离开吧,我会给你半个时辰收拾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,直接逐出赤水丹溪吗?”

    殿内殿外,一众修士听了,忍不住暗暗低呼。

    一开始还以为最多将他逐到下院里去将功赎罪,没想到直接开革了。

    不过也有些明白的,却是知道,这许执事其实还算是护住了白山君的名声,他以白山君起了私心之由,将他逐走,便等于是护住了他的大丹师名号,否则的话,万一查了出来,这白山君其实在丹道一途造诣了了,配不上他的大丹师之名,那才真是毁了他的根基!

    而在这时,许执事又一转头,看向了另外两位况姓丹师与博姓丹师,他们都是当时与白山君一同负责丹药筛选之事的,沉声道:“至于你们二人,当初白山君鉴丹之时,但凡你们拿过来看上一眼,也不至于出现这等丑事,疏于职责,也有大过,先到下院去历练几年吧!”

    那况姓丹师与博姓丹师听了,也是脸色大变,对视一眼,两相无言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才是倒楣催的,白山君当时一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